BaekSumn-花叶

有幸遇见你,最了不起的你。
不是攻控也不是受控,看人设而定。
我永远爱温柔美人受。

【龙我】天不老,情难绝

#我jio的ooc是有的,写不出来朱老师万分之一的好

#我jio的我小学生文笔应该能看得下去

#字数2500,一发完

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张先《千秋岁·数声鶗鴂》

 

-0

“无论轮回几世,无论你还记不记得我,我都会找到你,陪着你,直到下一世轮回。”

……

“你看,我找到你了,没有食言。”

……

“重新介绍一下,在下朱一龙。”

……

 

辛爱又听见了这个声音,每一次在梦中都会听见这个声音,还有一副模糊的面孔,梦中的人声音温柔,好想看看那张脸是怎样的……和他的声音一样吧,定是一个温文尔雅的人。

 

“嘶——”辛爱刚恢复意识,就感受到了疼痛,那疼痛传至四肢百骸,眼前依旧一片黑暗。

 

一股香气钻入辛爱的鼻子,前世的一切疯狂的涌入脑中。

 

-1【第一世】

“朱一龙,你窝藏妖怪!可知罪!”

 

旁边被伤的奄奄一息的辛爱抬头看着那些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朝地上啐了一口,骂道:“罪?他何罪之有!他不过是救了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子!”

 

“恶?何为恶!我未杀人,未行凶,你们凭什么要杀我?”

 

“我知罪。”朱一龙跪在地上,但腰杆依旧挺的直直的。

 

仙族,世世代代与妖族势不两立。

一族是被人们誉为神的仙族,一族是被人们认为是怪物的妖族。

 

在人们看来,妖必须死,妖都是坏的。

 

“我愿意替她接受一切惩罚,只要你们放过她,她只是一个小妖,从未行过凶……”朱一龙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不需要!”辛爱吼道,“你没罪……你没罪……保护我,难道也算是一种罪吗?”

 

朱一龙看向辛爱,笑了笑,像从前那样如沐春风:“保护你没罪,只是我动了凡心,有罪。”

 

“无论轮回几世,无论你还记不记得我,我都会找到你,陪着你,直到下一世轮回。”

 

那一世,朱一龙为了她,修改了她的命格,让她来世做了人。

那一世,朱一龙为了她,遭了雷罚,被降为凡人。

那一世,朱一龙为了她,打翻了孟婆汤。

 

他说:“我要记得她。”

 

-2【第二世】

朱一龙看着眼前像个肉团子一样的婴儿,两眼弯弯。

 

那个婴儿嘴里吐着泡泡,嘴里不知道说着什么,两只小肉手高高举起。

 

此时的他不过也是个七八岁的孩子。

 

这一世,他是将军之子,她是一国公主。

 

“龙哥哥,辛爱长大了,是要嫁给龙哥哥的吗!”小辛爱坐在秋千上,兴致勃勃的问道。

 

朱一龙站在她身后,帮她推着秋千。

 

“谁告诉你的……”朱一龙无奈,这一世他别无他求,只是能在她身边守着就好。

 

“她们说,每个女孩子都要嫁人,有的嫁给了自己不喜欢的人,有的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辛爱想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想来想去,还是最喜欢龙哥哥。”

 

那一年,战乱,敌军攻到皇宫。

 

宫里的奴才,嫔妃,皇子,甚至是皇帝,都逃命了。

 

“辛爱!辛爱!”朱一龙赶到皇宫,敌军已经涌了进来,血流成河,不管男女老少,敌军的剑所到之处,都溅起了一片血花。

 

朱一龙手中的剑很快就染成了血红色,那向来温柔的面庞,此刻却是异常冰冷。

 

见人杀人,见佛杀佛,谁都不要想着拦他去找辛爱。

 

那是他的挚爱。

 

“龙哥哥!”辛爱听见朱一龙的声音,从一个角落走了出来,看见朱一龙的辛爱顿时心里就安稳了。

 

不知道为什么,即使死到临头,在看见他的那一刻,好像什么也不怕了。

 

死?那就死吧,有什么好怕的呢?死之前还能见一面自己爱的人,无憾了。

 

朱一龙在看见辛爱的那一瞬间欣喜若狂,大步迎了上去。

 

辛爱的表情突然由欣喜转为惊恐,朱一龙的身后,一个人抬起了他的剑。

 

“小心!”辛爱抱住朱一龙,转了个身。

 

那尖锐的剑就这么插进了辛爱的腹部。

 

“不要……不要……”朱一龙看着辛爱逐渐散涣的眼神,慌了,手中的常见跌落在地,两个人瞬间被敌军包围。

 

朱一龙伸手抚上辛爱的脸颊,想要擦去她嘴角的鲜血,却是越擦越多。

 

朱一龙的手在颤抖。

 

“傻瓜,你还没嫁给我呢……”朱一龙喃喃,那双平日里充满笑意的眼睛,此刻布满哀伤和泪水。

 

“龙……龙哥哥……我……我好像……好像有一件事……没告诉你……”辛爱咧嘴一笑,缓缓抬手抚上朱一龙的脸颊,帮他拭去泪水。

 

“什么?”朱一龙扯出一个笑容,比哭还难看。

 

“我爱你。”

 

……

 

“姑娘,可否让我先过奈何桥?”刚喝完孟婆汤准备下桥投胎的辛爱被一个温柔的声音叫住。

 

“为什么?”辛爱皱眉,这都要插队。

 

朱一龙冲着辛爱笑了笑,倾国倾城:“因为,我要先投胎,不然爱的人早我一步,到时候找不到我该如何是好。”

 

-3【第三世】

那一年朱一龙中了状元,路过一家酒楼,好巧不巧,辛府的小姐正在抛绣球,那绣球好像有眼似的,直直的扑向朱一龙的怀里。

 

朱一龙呆呆地抱着绣球,望向那楼上的人,只一眼,便乱了心弦。

 

辛爱感叹运气好,绣球抛给了这么一个俊美的男人。

 

洞房花烛夜那天,朱一龙挑开辛爱的红盖头。

 

“你看,我找到你了,没有食言。”

 

“什么?”辛爱眼神茫然。

 

“没事。”

 

辛爱身子骨不太好,一年不如一年。

 

直到她三十二岁那年,在朱一龙怀里做着美梦,再也没能醒过来。

 

“你走慢点儿,让我插个队。”

 

-4【第四世】

“醒了?”

 

辛爱醒来就看见一张白白净净的脸,还挺帅。

 

男人身着白衣,乌黑的头发随意的披在身后。

 

“把药喝了。”朱一龙吹了吹碗里的药,确定不烫嘴了才给辛爱递了过去。

 

辛爱有些警备的看着朱一龙,她是个刺客,刺杀不成反而差点儿被杀。

 

“你是谁?”辛爱问道。

 

“重新介绍一下,在下朱一龙。”朱一龙抿嘴笑,辛爱恍惚,总感觉……这个人好像在哪里见过,似曾相识。

 

……

 

追兵找到了辛爱,两个人逃到了山上,辛爱的伤口裂开,渗出鲜血。

 

朱一龙这一世也只是个文弱书生,两个人很快就被逼的走投无路。

 

向前是追兵,向后是悬崖。

 

“对不起……我连累了你……”辛爱自责。

 

“没关系。”朱一龙回答,“只要是你,都没有关系。”

 

“你怕死吗?”朱一龙突然问道。

 

辛爱莞尔一笑:“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什么都不怕。”

 

“那我数到三,我们一起跳下去。”朱一龙紧紧握住辛爱的手。

 

“好。”

 

……

 

耳边呼呼的风响,辛爱却很安心。

 

朱一龙用身体将辛爱紧紧的护在怀中,自己背朝下,就这么坠落下去。

 

-5

辛爱睁开了眼睛,眼角已经是一片湿润。

 

四世?就这么过去了?

 

她站在的地方是前往奈何桥的彼岸花路上。

 

传说彼岸花香可以唤起人们前世的记忆。

 

一路向前走着,奈何桥慢慢的出现在她面前。

 

“啪”是什么东西碎掉的声音。

 

“你每次轮回你都不喝!我前几次都放你过去了!你还想怎么样啊?”孟婆气急败坏的声音。

 

“因为……我要等一个人。”

 

“在等我吗。”辛爱面带微笑,走了过去。

 

朱一龙微微一笑,说道:“自然。”

 

“那你喝,这一次,就换我去找你。”

 

这一次,就让我去寻你。

这一次,就让我保护你。

 

-6

“龙哥哥,你为什么给我取‘辛爱’这个名字啊?”

 

“辛爱,心爱,因为你是我的心中挚爱。”

评论(7)
热度(16)

© BaekSumn-花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