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kSumn-花叶

有幸遇见你,最了不起的你。
不是攻控也不是受控,看人设而定。
我永远爱温柔美人受。

【朱一龙水仙】天光(番外)

#公子景×幻乐居

#正文请查看合集

#祝大家元旦快乐!!!


  丑和公子景在一起半年了,上次边陲小镇一见钟情,公子景也说不出为什么,第一眼看见丑,他心里就有种淡淡的苦涩,二十多年来心里那空落落的感觉,那个时候尤其强烈。

  那墙壁上满满画着公子景的画,刺痛了公子景的眼,第一反应竟不是这人可能是自己的粉丝,而是心中一片空白。

  “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没有。”

  这一次,就让我走向你,先爱上你。

  在一起后,公子景因为工作性质原因,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间很少。

  丑在家也是无聊,经过公子景的教导,他已经学会玩各种电子设备,丑把自己画的画各种上传,因其画技精湛,高产似那啥,收获了大批公子景的粉丝,成功的成为了饭圈有名的同人画手。

  这天丑上微博,看见各种粉丝在讨论着跨年,还在问丑要不要出跨年贺图,丑这才想起来,马上就元旦了。这旧的一年……马上就要过去了。

  丑草草的回复了一个字:“画。”然后把页面切了出去,打算给公子景打个电话,丑还没拨出去,公子景的来电先一步而来。

  “喂。”

  公子景那边有些吵,公子景压低了声音:“我现在还在拍戏,刚拍完一条,突然就想你了,打个电话想听听你的声音,没大事。”仔细听,公子景的声音还有点儿哑。

  公子景现在拍的戏是个古装剧,其中有个剧情和他们上辈子有点儿像,那女主角最后死在了男主角怀里。

  公子景也不知道为什么,拍到这一条,他莫名的心慌,这场戏入戏很深,公子景感觉自己的心都裂开了,那莫名的悲伤情绪透支了他的四肢百骸,感染力很强,直接一条过,看的工作人一愣一愣的。

  刚拍完公子景就躲到一边给丑打电话,他拿手机的手都是抖的。

  丑已经猜到了,他笑道:“你没大事,我有大事,元旦马上到了,怎么着,是要我飞过去还是你飞回来啊?”

  公子景打算元旦前几天就回去的,本没打算告诉丑,想给他一个惊喜,谁知道丑这直接就问出来了,公子景也不好意思再隐瞒。

  “我的戏份今天就杀青,订了今晚的票。”

  

  丑的元旦贺图,突然就想画一下神子月,那是他第一次见到公子景的时候,他被打的遍体鳞伤,神子月蹲下向他伸出了手,他还记得之后神子月形容他当时望向他的目光:像狼一样狠。

  丑当初恶狠狠的瞪着神子月,表面上无动于衷,实则内心以翻起惊涛骇浪,他从来没见过像神子月这般纯粹美好的人,那眼里,是他不敢想象的纯净。

  所以当时,他乖乖的被神子月带回高塔。

  所以那时,他恢复后明明可以离开,却甘愿陪着神子月永不离开。

  所以那时,当叛军的箭冲着神子月的时候,他义无反顾的扑过去挡住。

  其实这么想想,他动心的时候,怕是比公子景更早一些。

  公子景回到家的时候,丑已经趴在电脑旁睡着了,数位板放在一旁,电脑上是没有画完的画。公子景看着那电脑上的画,突然就挪不开眼。

  他见过丑画的他,每一幅都见过,各种pero他都看过,可这一次的画给他的感觉不一样,那画上的他穿着一袭白衣,和最初他见到丑画上的他一样,画上的他眼神柔和看着对面的人,向对面的人伸出一只手。

  明明画上的背景还不完整,明明对面的人没有画出来,此刻的公子景此刻好像就置身于那个场景,眼前的一切都鲜活起来。

  丑终于经受不住那些家仆的棍棒倒了下去,丑死死咬着牙,一声不吭。

  “停下来干什么?给我打啊!”

  “使劲打!打死算我的,我呸,一个戏子装什么高洁!”

  那些个找事的跋扈子弟在一旁命令着家仆继续打。

  丑抬眼瞪着离他最近的那个家仆,准备等他靠近,他就拉着这个家仆一起死,死,也要拉个垫背的。

  “住手。”

  这一切的闹剧就被这一句话化解,来的人是神子月,楼兰的神。

  周围的人齐刷刷的跪下,丑看着神子月逆光而来,挡住了西方的落日,那光打在公子景身上柔和异常。

  那一刻,丑见到了他的神。

  公子景缓缓向丑走来,丑挣扎着还想起来,可惜腿已经被打断,丑双手撑地,抬眸狠狠的瞪着公子景,公子景却冲他笑了笑,丑一直以来以冰冷面容示人的面具好似有了裂隙。

  公子景蹲下身,朝他伸出了手。

  “来,把手给我。”

  丑怔了怔,无措的盯着公子景的手,那手看起来软软的,握起来,应该很舒服。丑犹豫了一瞬,慢慢的向公子景伸出手,那手还有些颤抖。

  丑刚伸出去的手突然收了回去,捂住心口,表情一度很是痛苦,丑猝不及防的吐出一口鲜血,直直的向前倒去,公子景张开双臂将人搂在怀里。

  “这个人,我带走了。”

  ……

  短短几秒钟,公子景好像又过了一生,前世的记忆一点一点的输入公子景的脑海。

  不知道什么时候,公子景眼前已经模糊了。

  丑的睡眠很浅,公子景从开门起,他就醒了,过了一会儿不见公子景有动静,他忍不住睁开眼,却发现公子景站在他身后,表情有些悲伤。

  “景……你怎么……”丑看见公子景脸上的泪,有些不知所措。

  公子景大步上前,把丑摁在电脑桌上就吻了下去,这个吻算不上温柔,像是隐忍了很久。直到丑因为喘不上气来用手推了推公子景他才放开。

  丑不明白公子景今天怎么这么反常:“你今天怎么……”

  公子景伸手放在丑的心口,问:“还疼吗?”公子景的声音有些颤抖。

  丑愣住,上一世,他为了救公子景,被一箭穿心,救不回来了。

  丑低头笑道,将手放在公子景的手上:“不疼了,上一世离我太远了,早就不疼了。”

  公子景抓住丑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哽咽道:“可是……我疼。”

  元旦这天,丑发布了公子景的元旦贺图,这一次不太一样的地方是,公子景也发了一幅画,那画上画的是丑的回眸,面对着千军万马,回头冲着他笑,那笑让人心疼。除了他们两人,没有人知道,下一秒,画上的丑被一箭穿心。

  公子景:

  这一辈子,我想许你一世笑颜。@丑·笑

【END】

评论
热度(14)

© BaekSumn-花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