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kSumn-花叶

纯情又生动。

【长顾】梦回.fin

#灵感来自番外,看过的我知道你们都记得2333

#是个小甜饼,大概会有一点OOC




-1

长庚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一个房间,这房间熟悉又陌生,虽然房间的装饰有些陌生,但长庚还是可以分辨的出来。


这是顾昀的房间。


那床上趴着一个孩子,隐隐约约还能看见脸上的泪痕。长庚神色错愕,这……这是……子熹?


“不……不要……救……救救我……”不知道做了什么噩梦,小顾昀眉头紧皱,表情痛苦,哽咽地说着梦话。


长庚心下一紧,连忙走过去,拉过旁边被蹬开的被子先给小顾昀盖上,长庚坐在床边,轻轻的拍着小顾昀的背,柔声道:“别怕,我在。”


小顾昀翻了个身,抱着长庚的手睡着,还用脸轻轻蹭了蹭。小顾昀呼吸渐渐平稳,皱着的眉头也松开来。


长庚:“……”这真是,小小年纪就……


长庚目光温柔的打量着小顾昀,顾昀这厮长的随他娘,从小生的一副好皮囊,也不怪大帅之后自恋了,毕竟大帅有这个资本。


长庚看着顾昀这从小好看到大的脸庞,心里暗道:还说我小时候是小美人,长大后是大美人……明明,你才是那个美人。


看着小顾昀脸颊上已经干了的泪痕,长庚已经可以猜到缘由,此刻的小顾昀,大概是刚从边疆捡回一条命,什么都看不清,什么都听不清,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谁也不肯搭理。


那他刚刚……是梦见在边疆被行刺了吗?长庚深吸了一口气,想到这儿,长庚心里有些刺痛。顾昀从未和他说过那些日子他是怎么过来的,那么小的孩子,那么苦的日子……这个时候,老安定侯大概就已经替小顾昀想好了后路,要么死,要么继承玄铁营。


长庚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小顾昀的脸,叹了口气:“如果……如果我能早生十年的话……”


“怎么舍得让你受这种苦?”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顾昀肚子“咕咕”一叫,悠悠转醒,小顾昀模模糊糊的可以看见长庚的轮廓,自己还抱着这个“轮廓”的手。


小顾昀面色冷清,扔开长庚的手,转过身背对着长庚,什么话也不说。


长庚知道小顾昀一时半会还没办法走出阴影,只能先出去打算给小顾昀下一碗面。


小顾昀感觉到人离开,伸手摸了把脸上的眼泪,吸了吸鼻子,任由泪水鼻涕直流,自己哭的愣是一声不吭。


他以后难道只能这么半聋半瞎的过一辈子吗?小小的顾昀此刻只有迷茫,本就是一个被宠着的小少爷,他可以这辈子都做个无所事事的跋扈子弟,整天享乐什么都不需要操心,毕竟他父亲是安定侯,他的母亲是长公主,可以护他一辈子。


可如今,以后的日子,他该怎么办?听不清看不清,还有什么意义?


小顾昀突然嗅到香味,刚才那“轮廓”又回来了,手里不知道端着什么,可真香。本陷入悲伤的小顾昀此刻感受到了自己肚子的抗议,这几天他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谁也不理,毕竟还是个孩子,怎么能受的住。


小顾昀连忙把脸上的泪啊鼻涕啊擦干净,长庚伸手把小顾昀掰过来,让小顾昀面朝自己,长庚柔声在小顾昀耳旁说:“子……小十六,先把面吃了好不好?”


也许是真饿了,也许是因为对方是长庚,本来谁劝都不肯吃饭不肯搭理人的小顾昀居然点了点头。


“乖孩子。”


小顾昀是真饿了,长庚喂他都赶不上趟,这边吃完了,那边长庚还没吹凉,长庚有些好笑,说道:“慢点儿吃,又没人给你抢,吃完了我在去给你下。”


小顾昀:“你是谁……我没在候府见过你。”


“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长庚笑道,这是个什么问题?总不让他说:我是你的心上人。吧?小顾昀还这么小,受得了这么爆炸的消息吗?


小顾昀也不知怎么,对长庚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这时候房门突然被人踹开,老安定侯气势汹汹的把小顾昀从床上揪了下来,长庚就像是个透明人,除了小顾昀,谁也看不见他。


长庚下意识的伸手去阻止,自己的手却从老侯爷身上穿了过去,长庚惊悚的望着自己的手,他……他怎么突然什么都碰不到了?


小顾昀被揪的踉踉跄跄的往前走,长庚连忙跟上去想要抢回小顾昀:“十六!”


出了门,突如其来的阳光刺的小顾昀的眼睛生疼,不住的流眼泪,小顾昀伸手挡住阳光。


接下来的剧情和长庚知道的一样。


“你看看你现在什么样,配姓顾吗?”


“我看不见!”


“十六……”长庚头痛欲裂,小顾昀很倔,被亲爹按着头往水里压,愣是一声不吭。


长庚就站在那父子身后,怎么也进不了一步,头疼的厉害,一个踉跄没支撑住跪在了地上,长庚疼得喘不上来气,抚着头浑身颤抖。


“顾昀……子熹……”


老侯爷的声音不断的传入长庚的耳朵:“看不见你趴在水里好好看,要不然你自己站起来,要不然你找根房梁吊死,顾家宁可绝后,也不留废物!”


顾昀当时在想什么呢?


-2

长庚从梦里醒来,出了一身的冷汗。过了好一会儿,长庚才从这个梦里醒来,听见旁边人平稳的呼吸声,长庚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然后长庚终于知道在梦里为什么自己会喘不上气来了,姓顾的整个脑袋都压在他胸口,八爪鱼一样缠在他身上。


长庚轻轻叹了口气,怎么睡觉越来越不老实了呢?


想到刚才那个梦,长庚心里闷闷的,抱着顾昀的胳膊忍不住用了用劲,顾昀的睡眠还挺浅的,在战场上这么多年,有点儿风吹草动就清醒,一时半会还改不过来。长庚这么一动,顾昀就醒了。


顾昀抬头亲了亲长庚的下巴,有些没睡醒,问道:“怎么了?”


长庚忍不住翻身把顾昀压在身下,急不可耐的吻上了顾昀的唇。


嘶——这小兔崽子,怎么说亲就亲了,现在才什么时辰?


“小十六……”


顾昀笑骂:“小崽子,没大没小的叫谁呢。”


“子熹,我是谁?”长庚突然问道。


“你是谁?”姓顾的老神在在看着长庚,突然翻身把长庚压住,在长庚嘴角落下一个吻,笑道,“你还能是谁?我的人呗。”


顾昀眼中都是笑意,长庚抿了抿唇,伸手压过顾昀的后脑勺,抬头亲了上去。


“怎么?义父你今天想试试这个体位?”长庚说着就要去脱顾昀身上唯一一件单衣。


顾昀一把抓住长庚不老实的手,将长庚的两只手都压在床头,低头盯着长庚的眼睛,说:“小混蛋,睡你的觉。”


顾昀躺了回去,背对着长庚。


长庚没有再干些什么,看着顾昀的背影,长庚突然说:“子熹……你抱抱我。”


顾昀真想起来抽他一顿,只听着长庚后面一句:“我刚才做梦梦见小十六了,那时候你刚刚被蛮人下毒手,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不理人。”


顾昀叹了口气,他终于知道长庚这会儿怎么这么反常了,顾昀转过身,把长庚拉入怀中,长庚紧紧的抱住顾昀,生怕一个不留神就不见了。


“其实那时候很多事情我都不记得了,有多苦,有多难过,这不都过来了吗?要是没那档子事,玄铁营还不指定在不在,我也不一定能遇见你。现在想想,可能当初老天爷让我受那种罪,就是为了让我从雁回把你带回来吧。与其对过去耿耿于怀,不如多想想现在,儿子?你还有什么不满足?怎么着,义父年老色衰,你想多纳几个小老婆?你大可以试一试,你看看我打不打的断你的腿。”顾昀前面说的还是人话,后面几句就不着调了。长庚听了只觉得想笑。


“义父……我想要你。”


“混账东西,给我滚。”


“李旻!我警告你!嘶——”


【END】


评论
热度(44)

© BaekSumn-花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