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kSumn-花叶

纯情又生动。

  赢了。


  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安阳张了张嘴,终是没有出声,他感觉自己已经支撑不住了,难受的他想吐,他什么都看不见,却可以想象得到,眼前是一副什么炼狱般的场景,血流成河,断臂残骸,那血都深深的渗入了土地里。


  韩禁的手搭在安阳肩膀上,在他耳边笑道:“怎么?亲手为沈溯报仇的感觉不好吗?”韩禁的表情有些疯狂,他一步步的走上现在这个位置,算计了无数人,杀了无数人,从一个鲜衣怒马的少爷变成杀人如麻的一国统帅,他为的就是让当年害死沈溯的人偿命。


  他让害死沈溯的人,死在了自己最爱的人手里。


  安阳的反应出乎意料的平静,他轻轻推开韩禁,踉跄的步伐出卖了他此刻的心情。他知道,敌国带兵的是顾衍,敌国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安阳扶着墙下了城,命人打开城门。


  “大人,外面战场太乱,您眼睛不好,您要去哪儿?属下扶您过去。”


  “不用。”安阳的语气有些僵硬,明明太阳高照,他的眼前却是一片黑暗,这双眼是顾衍弄瞎的,他现在还记得顾衍那时的表情,明明心疼得要死,却偏偏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


  “我取你这双眼睛,若我再从战场上看见你,我就要了你的命。”


  谁知造化弄人,死的人,是顾衍。


  刚走出没几步,安阳便被尸体绊倒,所及之处,均是浓稠的鲜血,安阳索性不起来了,跪着摸索。


  偌大的战场,敌我双方尸体近二十万,天已经黑了,安阳还在不停的摸索,沈江月找到安阳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安阳跪的腿已经没有知觉,一个踉跄倒在一旁,又费力的起身继续摸索。


  沈江月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惨不忍睹的战场,纵然她跟着沈溯上过几次战场,但这次的战场,未免太残忍,而这一切的造成者,正跪在尸体上,找寻着敌国统帅的尸体。


  “你疯了吗!”沈江月冲上去,一把抓住安阳的衣服,想把安阳拽起来,“你给我起来!”


  “阿姐,你再等等,我还没找到他。”


  “找?你怎么找?”沈江月气笑了,“他害死溯儿,欺你失忆骗了你三年,还刺瞎了你的双眼,你还要不顾身体去找他的尸体?安阳安世,你是不是犯贱?”


  “他骗我三年,是为了我,我不怪他。他为我毁了嗓子,我还他一双眼睛,我不亏。他害死了大哥,我杀了他,我们两清了。”


  沈江月看着安阳的身影,有些恍惚,第一次见到安阳的时候,他是个瘦骨嶙峋的小乞儿,如今他竟然已经长这么大了,早知今日,她当初就不该同意收养他。


  安阳也不知道找了多久,直到他摸到一只手,那手冰凉入骨,安阳紧紧握住了那只手,无神的双眼里满是泪水,安阳突然笑了,两眼一弯,那泪就这么落了下来。


  “我说过吧,就算我瞎了,也一定会认出你。”


  因为我爱你。


评论
热度(2)

© BaekSumn-花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