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kSumn-花叶

有幸遇见你,最了不起的你。
不是攻控也不是受控,看人设而定。
我永远爱温柔美人受。

【叶蓝/修远】心血来潮养只花枝鼠

#ooc归我
#预警:花枝鼠长尾巴

-0
叶修这天回家,许博远是红着眼眶来开门的,表情有些伤感,明显是哭过了。叶修顿时有点儿慌,但也一时间找不出许博远伤心的原因,叶修正在胡思乱想,许博远就说出了缘由。

“仓鼠去吱星了。”去吱星,换而言之,就是死了。

仓鼠是去年两个人一起买的,已经养了一年半了,许博远在它身上费了好哒的心思,仓鼠去世,许博远自然是很痛心。仓鼠生前更亲叶修,叶修听见这个消息也是悲从心来,哭什么的倒还不会,只是深深地叹了口气。叶修其实早有心理准备,两个星期前他就发现异常了,仓鼠开始拉肚子,尾巴湿湿的,虽然后来喂了些熟苹果有些好转,但尾巴依旧是湿的,仓鼠的精神也越来越差,原本被养的胖乎乎的身体迅速瘦了下去,叶修知道,这是仓鼠中的绝症,湿尾。

“遗体呢?”叶修还想见见它最后一面。

“我放在小木盒里了,等着你回来,它生前最亲你了。”许博远转身捧了一个巴掌大的木盒出来。

和叶修想象的一样,仓鼠遗体很瘦,想起之前胖成球的仓鼠,叶修有些心酸,虽然小仓鼠在生前和他争宠,但是叶修没有想过它这么快就不在了。

两个人下楼,打算把仓鼠葬在楼下的那棵梨树下。

-1
准备上楼时,叶修拍了拍许博远的肩表示了安慰。

“仓鼠的寿命就两三年,没关系,你还有我呢,我一定不会先你而走。”

“叶修......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笨哪,因为我喜欢你呗。”

-2
两个人休假在家,许博远刷X吧的时候刷到了另一个鼠种,花枝鼠。

此鼠长尾巴,长大后和和一只小奶猫差不多大,看见别人晒的日常,许博远动了心思。

于是......

“叶修,我们养只花枝鼠吧?”许博远期待的看着叶修。

“好,养!”叶修痛心疾首,“不过我能有一个条件吗。”

“你讲,只要合理。”许博远又补充,“开发新姿势这个没得商量!”

“你说的这个我还真没想过,听起来不错!”叶修的眼一下子就亮了。

“叶修!”

“咳咳,条件什么的很简单,就是你在陪他玩的时候,别冷落了我成吗。”

叶修后来才发现,这个条件是真的特别简单,因为他也陪着那鼠一起玩!叶修痛心疾首,不小心入了鼠坑怎么办?在线等,急!

-3
许博远在贴吧看了一下注意事项,尤其是在选鼠方面。

经过许博远层层挑选,许博远盯上了一个出鼠的妹子。

许博远在某宝买了笼子、鼠粮、吊床等用品,就坐等东西到了。

“你说,它叫什么名字好?”许博远和叶修靠在沙发上,兴致勃勃的问。

“就叫长生吧。”

-4
平时两人都不在家,鼠寄到了兴欣网吧,是陈果签收的。

快递包的很严实,陈果拿起来摇了摇,听见声音以为是叶修买的鼠粮就随手扔在了桌子上。

队员陆续来训练,来一个人摇一下那个包裹,直到叶修进来打开了包裹看看。

“啊!”突然一声尖叫,把叶修吓得一个颤抖。

叶修心有余悸的回头看着陈果说:“老板娘,你叫什么啊......要是主席在这儿就要出人命了。”

陈果指着那个包裹里的小笼子,一脸恐惧,叶修第一次见她这么害怕。

“这鼠有长尾巴!!”陈果倒是不怕仓鼠,仓鼠尾巴短啊,可这花枝鼠的尾巴和它身体一样长。陈果扶了扶额头往外走,“不行有点儿恶心,让我出去缓缓。”

叶修问:“没事吧老板娘?”

“我没事,趁沐沐她俩没来,你赶紧把它拿出去。”

叶修低头看了看小笼子里的鼠,那鼠抬着小脸也盯着他。

挺可爱的啊!

-5
因为长生在路上颠簸了几天,受惊比较严重,所以两人把它放在笼子里并没有着急陪着它玩。

晚上要睡觉的时候许博远去笼子旁看了看,这一看不得了,长生不见了。

许博远把叶修喊来又检查了一遍笼子,长生是真越狱了。

叶修很快就发现了原因:“笼子缝太大了,长生才一个月,它能挤出去......”

......

两个人关上了所有的灯,坐在沙发上仔细听着动静寻找长生到底逃去了哪儿。

没多久,就听见“咔擦咔擦”声。

叶修小声开口:“长生在沙发底下。”

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挪动,许博远将事先准备好的苹果放在沙发角落里,然后准备坐在地板上,好巧不巧叶修就坐在他身后,于是许博远这一坐便坐在了叶修的大腿上。

叶修笑道:“投怀送抱?”

“没有!”许博远小声反驳。

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许博远不敢乱动,怕吓跑长生,长生比仓鼠精多了,一有点儿动静“嗖”一下就跑了。

两个人眼前一片漆黑,啥也看不见,没一会儿就听见啃苹果的声音,只不过……这声音怎么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许博远打开手机往哪儿一照,好家伙,长生正拖着苹果往沙发底下跑,长生也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发现了,只呆呆的愣在那里懵逼的看着两人,两年后,“嗖”一下,拖着苹果跑没影了……

长生内心或许在狂吐槽:抓我的时候还秀恩爱,考虑考虑单身鼠的感受好不好!嘤嘤嘤,人家还是未成年的小姑娘。

“还……还真迅速哈……”叶修没想到长生如此敏捷,和仓鼠的移动档次完全不一样。

“叶修,你拿着手机照着先,我再去切一块苹果。”

-6
叶修照着光,许博远把拿着苹果的手放在亮光下,很快就看见了长生,它小心翼翼的靠近,却没直接上去吃苹果,而是“嗖”一下跑到许博远的盲点,却不料那里坐着叶修,最终它跑到两人中间观察着。

叶修吃惊:“它刚刚还玩战术!迂回声东击西,它现在是在观察敌人职业和地形吗!”

许博远:“……”

长生又开始行动,最终它还是靠近了许博远。

“你看,它果然知道你这里是薄弱点。”叶修说。

许博远怕吓跑长生没说话,默默翻了个白眼,职业病!

长生开始啃苹果,许博远却没有动手,长生一使劲儿,竟然从许博远手中抢走了苹果。

“你为什么不抓住它。”

“我怕他咬我。”

“那我来抓。”

“不行!”许博远一听急了,“你更不能抓了!它咬到你的手怎么办!你的手不能受伤!”

叶修失笑:“我的手不能受伤,你的就能了?你的手受伤,心疼的可是我。”

“我说不行就是不行,我来抓,我不怕他咬我了。”许博远坚持。

两个人折腾到了半夜终于抓住了长生,长生不咬人,只是在许博远手里拼命挣扎。

除了家里多了个成员,没什么变化。哦不对,还有一个变化,陈果她们,再也不敢来叶修家里串门了。

——END——
这篇文纪念一下今年4.3去吱星的我的仓鼠吧,大部分剧情都是亲身经历,晚自习回家发现鼠不见了,就知道出事了第二天听我妈说,鼠是被我弟哭着埋掉的,就埋在楼下的树下面,我弟怕我伤心都不敢告诉我这事,早就准备好它离开的准备了啊,因为湿尾我早就注意到了……
后来又买了一只花枝鼠,来的第一天就越狱了,我一个人抓了它一个多小时…然而第二天我还要考试……
希望这一只可以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成长吧

评论(2)
热度(81)

© BaekSumn-花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