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kSumn-花叶

纯情又生动。

【叶蓝/修远】自古红蓝出cp(2)

#古风,有ooc

#江湖第一人×想要闯荡江湖的小公子

#大概是个两三万字的小短篇叭

#不要害羞,点亮你的小心心



许博远缓过来,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把叶修的衣服穿好,叶修的衣服穿在许博远身上显得有些肥大,然而许博远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为了早点儿能生火取暖,许博远找木柴非常积极。


叶修则是趁着这个空进了山洞,山洞不大,是个天然洞穴,里面比较干燥,除了石头和沙子什么也没有,叶修点了点头,他非常满意。


许博远找好了木柴在崖下喊,转眼就不见了叶修,许博远一时手脚冰凉,涌入脑海里的全是不好的念头。叶修是不是走了?他是不是不要我了?他是不是抛弃我了?他衣服还在我这儿呢……许博远的喊声还有些颤抖。


叶修蹲在洞口,看着许博远手足无措的样子,无奈,他要是真把许博远一个人扔在这森林里,这是傻孩子怕是出不去了。


“乱叫什么啊!你一会儿把狼啊老虎啊引来,我可不下去救你!……看什么看啊,还不快上来,怎么,还要我八抬大轿把少爷您请上来啊。”


许博远看见叶修,提到嗓子眼的心瞬间落回了原处,从心底溢出来一点点酸意,鼻子微微有点儿酸。压下异样的情绪,许博远三五下爬上崖壁,很快就到了洞口。


叶修伸手拉了一把许博远,惊讶的发现,许博远的手竟冰凉,明明许博远穿的比自己还多。


叶修生了火,两个人围坐在火旁取暖,叶修又下去找了不少干燥木柴,回来没多久,外面就电闪雷鸣,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叶修顿感庆幸。


下着雨,天又冷了几分。叶修加了些柴,准备睡觉。躺下没多久,许博远就主动靠了过来,叶修挑了挑眉:“你不会害怕吧?”


许博远在黑暗中默默翻了个白眼,八爪鱼一样抱住了叶修,说道:“你把衣服给我,我抱着你睡,这样都能取暖。”


“没白疼你。”


两个人都劳累了一天,山洞里不必担心有猛兽袭击,所以很安全,两个人很快就睡死了过去。不知道是太累了还是怀里抱着个人的原因,叶修这一觉睡得很踏实。


早晨醒来,叶修就感觉自己胸口有些闷,被压的喘不过来气,睁开眼睛才发现,许博远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了他身上……叶修伸手戳了戳许博远的脸,许博远哼哼唧唧的要翻身躲开,一下子从叶修身上滚了下去。许博远的脑子还是懵懵的,好一会儿回不过来神儿。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山洞里的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这天还有点儿冷,许博远醒来,猛地打了一个哆嗦,许博远坐起身来,就发现叶修正站在洞口伸懒腰,不知寒冷为何物。


许博远砸吧砸吧嘴,肚子就在这个时候咕咕叫了,这几天许博远都没吃饱,本来昨晚的晚餐是烤鱼,谁知道半路杀出一堆刺客,迫不得已放弃了那香喷喷的烤鱼,许博远想想色泽金黄,外酥里嫩的烤鱼,更饿了。


叶修回头笑道:“饿了?饿过劲儿就不饿了。你缓一缓我们就上路。”


许博远满头黑线,饿过劲儿就不饿了,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许博远觉得真残忍。


“你等着。”叶修说着就跳下了山洞。


许博远急忙从地上站起来,踉踉跄跄的跑到洞口往下看,只见叶修脚下生风,向森林深处跑去,许博远一时间乱了手脚,喊道:“叶修你去哪儿啊!!”


叶修瞬间不见了踪影,许博远心里有些打鼓,经过种种事件,许博远知道,叶修不会随便把他扔这儿不管的,但他还是害怕。


许博远默默回去把火生着了,他决定还是乖乖的等叶修回来吧,要是叶修真的敢丢下他,他做鬼也不会放过叶修的。


还好昨天找的柴够多,不然他就算不饿死,也要被冻死了。


许博远等的时间并不长,叶修风风火火的提着一只已经被扒皮洗净的野兔回来了,许博远看见叶修手里的兔子,兴奋的迎上去。


“哇!有肉了!”


“你这火生的正好。”叶修说着,用许博远的剑穿透了那兔子,直接举在火上烤,叶修指使许博远,“快去给我找几根粗树枝来,有叉的最好。”


许博远本想斥责几句为什么拿他的剑烤兔子,但为了能顺利吃上肉,许博远忍住了,并且任劳任怨的听从叶修的命令。


叶修三五下把许博远找来的树枝做成了一个烤架,然后把剑架在了上面。


那兔子发出的香味时时刻刻诱惑着许博远,许博远馋的直咽口水,每过一会儿就问一遍:“熟了没?可以吃了吗?”


“没熟,不能吃。”叶修好笑的看着许博远亮亮的眼,这个少年有点儿意思,身为世家公子,不娇气,不蛮横,叶修对他有些好感。


……


许博远吃饱了肚子,非常满足,赶路的脚程也快了些,两个人赶在天黑之前到了中草城,除了客栈,其他店面都关了门。


“看来只能明天给你买衣服了……话说,你带钱没?”叶修话题猛的一转,把许博远问愣了。


钱……其实他本来是带了的,但是因为先前去洗衣服,把钱都掏出来放溪边了,然后就……


叶修听许博远说了一遍这钱的坎坷历程,恨恨的一拍大腿:“哎呦,你怎么不早说,之前还能回去找。”


“还不都是因为你!怎么就怪我不早说!”许博远顿时气不打一出来,他的钱啊!都是私房钱啊!攒了好几年的私房钱啊!本来许博远掉了钱没什么感觉,被叶修这么一说,他突然肉疼起来。


两个人吵吵闹闹到了一家客栈,客栈环境还算干净,来这儿住宿的,大多都是江湖人士,客栈里还挺热闹,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围在桌子上拼酒,那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灌,到最后,直接对着酒壶喝了。


叶修看着几个汉子豪迈喝酒的样子,感慨道:“几个朋友一起喝酒,也是一件乐事。”


许博远顺着叶修的目光看去,回道:“想喝酒就要一壶啊。”


叶修回道:“不了,我一杯倒。”


“……”许博远满头黑线,许博远自个儿的酒量也不好,比叶修强点儿,两杯倒。


叶修:“老板,要两间房。”


老板是个老头,牙都快掉光了,说话嘴巴都漏风,听起来特别费劲:“只有一间房了。”


“那就要一间吧。”叶修先付了一晚的住宿费,又给了老板几个金币,“拜托老板准备一桌饭菜送到房间里。”


两个大男人,倒是不用考虑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禁忌,一间房不过是挤一挤罢了。


tbc.

评论
热度(13)

© BaekSumn-花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