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kSumn-花叶

纯情又生动。

【叶蓝/修远】自古红蓝出cp(1)

#古风,有ooc

#江湖第一人×想要闯荡江湖的小公子

#大概是个两三万字的小短篇叭

#不要害羞,点亮你的小心心


“叶修?”


叶修听见声音,回头望去,就这么一个转身的空,一粒小石子落在他的脚边,没有打到他,叶修抬头,一位蓝衣少年坐在树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大概因为扔的石子没有打到他,撇了撇嘴。


“阁下哪位?”叶修笑道,眼前这个少年看起来比他要小上几岁,也就十六七的模样,细皮嫩肉的,一看就知道是从小娇生惯养的小少爷。


许博远晃晃悠悠的从树上站起来,摇摇晃晃的感觉下一秒就要掉下来了,看的叶修心惊胆战的。


许博远身着一袭蓝衣,腰间配了把剑,头发半披,仔细看,两个眼角竟都有美人痣,此时他站在树干上还有些抖,终于站稳后许博远深深的松了一口气,许博远看见叶修脸上的笑意,以为叶修在嘲笑他,瞬间涨红了脸。


许博远吼道:“不许笑!”


叶修随即收起笑容,正经道:“好,不笑。”实则憋笑憋的很辛苦,叶修见过形形色色要追杀他或者和他PK的人,这样可爱的还是第一次见。


“你就是叶修?”许博远开口,站在那里一手附剑,风吹过带起衣摆,看起来还真像这么回事儿。


“正是在下,阁下何事?”经过这么一会儿的观察,叶修已经确定,眼前这个少年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不能说少年一点儿武功功底没有,但是武功很烂就对了……


“我乃许家大公子许博远,听闻你是江湖第一人,特来讨……讨教。”最后一词还没说完,许博远的身子又开始剧烈的摇晃,还好许博远机智快速的抱住了树干,这才免了落树的危险。


“噗——”叶修这下真的绷不住了,偷偷笑出了声。


许博远的脸红的看起来要滴血,自觉丢了面子,气的跺了跺脚,这一跺不要紧,脚下一个踩滑就向前倾去。


“啊啊啊啊!”许博远双手乱摆想要抓住什么,很不幸,连片叶子都没有抓住,许博远闭上眼睛做自由落体状


……


叶修轻功跃起,伸手就要抱住许博远,许博远双手在空中乱扑腾,一头扎进了叶修的怀里。


许博远惊喜的抬头,却不料,许博远的嘴唇直接亲上了叶修的下嘴唇,叶修在空中石化。


“啊啊啊啊喂喂喂叶修!!”


随着许博远的尖叫两个人一起掉在了地上,本来叶修是可以来个完美的着陆的,可许博远意外的一个吻直接让叶修石化,完全忘记了下一步要干什么。


许博远没感觉到什么疼痛,因为他整个人都趴在叶修身上,叶修就这么当了许博远的肉垫。


回想起刚才发生了什么,脸色好不容易正常的许博远,此刻又泛着红,叶修还紧紧搂着许博远的腰。


什么情况,哥留了二十年的初吻啊,就这么没了,还是给了一个不认识的人,啊我的清白啊,我要怎么办,我要对他负责吗。


叶修脑子里想了很多。


许博远脑子也是有点儿懵,真的是羞死了,刚才怎么就亲到这人的嘴了呢,真的不是故意的,记得小时候母亲说如果亲了别人就是毁了清白,要负责?所以是他对我负责还是我对他负责?


静默了三秒,叶修打破了这诡异的气氛:“你能不能先从我身上起来,好重……”


许博远手脚并用爬了起来,站在一旁怒瞪着叶修,许博远抬手胡乱擦了擦嘴,边擦边嘟囔:“哪里重了,我平时很注重锻炼的!”


叶修那话也就是为了缓和气氛的,没想到许博远这么单纯,竟然信了,还真是一个单纯的孩子……


叶修起身坐在地上,抬头问许博远:“你向我讨教啊,讨教什么,说来听听。”


“当然是武功了!我可是要混迹江湖除恶扬善的!”许博远说着抽出了腰间的剑,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


“好剑。”叶修还夸了一句,剑是好剑,执剑人的武功就不知道是不是好武功了。


看这个孩子的样子,怕是没在江湖混过,扔到江湖的狼堆里,这是妥妥的被坑蒙拐骗的节奏。


片刻后,许博远被叶修打的毫无招架之力,让叶修意外的是,许博远并没有他看起来这么弱,可能是自己太强了??


最后,剑形态的千机伞插在了树上,叶修死死的将许博远抵在树上,叶修冲许博远笑了笑,说道:“还不错,比起我,还差了点儿。”


叶修松开许博远,拿起千机伞就要离开,许博远受到打击还没有缓过神来等回神后,叶修已经走出了老远。


叶修和之前一样慢吞吞的走着,不久,叶修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叶修疑惑回头,见许博远一声不吭的跟着他,看着他停下来,许博远也突然停了下来,装作看风景的样子。


叶修不管,又继续赶路。


他一走,后面的脚步声又响起来了。


“你跟着我干嘛?”叶修问。


许博远撇撇嘴,嘴硬道:“我才没跟着你,恰好同路罢了。”


“哦,你慢慢走哈,我先行一步。”说着,叶修脚下速度加快,一瞬间就没了人影。


许博远愣愣的看着叶修消失的地方,有些茫然,他不认识路啊!


“叶修!叶修!!”许博远大喊,声音竟带了些哭腔。


静谧……“扑腾”前方一棵树上飞起一只鸟,只有飞鸟回答他。


然后,又归于沉寂,这天也快黑了,不知道是不是许博远的心理问题,他觉得森林竟然变得有些诡异。


“我堂堂……堂堂七尺男儿,才……才不会怕什么妖魔鬼怪……”许博远小声嘟囔给自己加油打气,“早知道就不自己出来了,应该带个随从什么的。”


许博远突然有些委屈,他离家出走,一腔热血,只带了一把剑,连钱都没带,都两天没吃东西了,好不容易找到叶修,竟然这么容易被打败,许博远感受到了挫败感。


好饿啊……


突然有什么东西拍了拍许博远的肩膀,许博远一惊,吓得大叫起来,手里的剑朝着后面乱砍。


“啊啊啊啊啊妖精不要吃我啊啊啊啊!!”


“什么妖精啊,是我。”叶修好笑,他刚才饶了一圈到了许博远身后,跟了好一会儿都没被发现,眼见许博远的路越走越偏这才出来提醒一下。


“叶……叶修?”许博远清醒过来,才发觉眼前的并不是什么妖魔鬼怪。


“是我,你这一会儿都是干嘛呢,再走下去就难出去了。”


许博远低着头,支支吾吾的说:“我……我不认识路……我也不知道我接下来要干什么……”


叶修无奈:“算了,你跟着我吧。”


许博远的眼睛立马就亮了,这感情好啊!他都已经做好被叶修抛弃的准备了,没想到叶修竟然就这么同意了!叶修不怕他是仇家派来的杀手吗?


然而许博远想多了,就他这武功,叶修有眼,看得出来,许博远对叶修完全没有威胁。


叶修有些后悔了,他怎么就这么心软呢?竟然给自己找了个拖油瓶,为了照顾许博远,叶修放慢了脚程,本来两天就能到的城,叶修这么一慢下来,起码要七日才能到。


这许博远虽说是个世家公子,从小到大娇生惯养,叶修没想到许博远竟是个能吃苦的汉子,这几天跟着他吃野果,打野鸡,下水捉鱼,晚上睡树杈,没树杈就睡草垛,愣是一句抱怨没有,不过许博远自从上次睡觉从树上摔下来,就再也没上过树。


本来白白净净的小美人,这几天愣是被折腾成了糙汉子,许博远看着叶修出淤泥而不染的样子,真是纳了闷了,明明走的是同一条路,怎么叶修身上就这么干净?


叶修被许博远的目光盯得有些不自在,转头无奈的问:“你老盯着我干嘛?”


许博远立马转移视线,睁眼说瞎话:“我没看你,赏景呢。”


“你别眼神到处飘赏景了,你看……”叶修最后一个“路”字还没说出来,这边许博远“啪叽”一下就摔地上了,刚才有个坑,许博远因为躲避叶修的问题不看路,这一摔来的太快,摔得叶修都有些猝不及防。


这下许博远知道为啥叶修如出淤泥而不染的小白莲,而他就是个就算不出淤泥也是个黑莲花了。


本来仙气飘飘的蓝衣,已经被许博远糟蹋的看不出底色了。


叶修看不下去了,亲自把许博远扶了起来,给他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伸出他那骨骼分明的手,无奈道:“在路上不被刺客伤了,在这么下去你就快被自己摔的不行了。”


许博远愣愣的看着叶修伸出来的那只手,叶修的手很好看,一点儿也不像是习武之人的手,那手应该是拿笔的才对,许博远发誓,他这辈子就没看见过比叶修都手还好看的手,不管是男人的还是女人的。


“你……什么意思啊?”


“牵着我的手,下次你摔了我就能扶住你了。”叶修不由分说的拉起许博远那有些脏兮兮的手,把他往前一拉,许博远没料到叶修会这么干,没有心理准备,直接直直的朝着叶修的怀里撞了过去。


叶修轻笑道:“呦,小少爷,投怀送抱呢?”


许博远气呼呼地推开叶修,脸颊涨的通红,许博远哪里受过这种调戏,自然是气愤的。


“你突然一拉我,我没准备罢了!什么投怀送抱,呸呸呸。”


叶修把他的千机伞从背后抽出来,剑柄朝着许博远递了过去:“抓着剑柄,别再摔了。”


还有不到两天就到中草城了,两个人晚上在一小溪旁落脚,许博远趁着有时间,把外衣脱了,十指不沾阳春水的许博远开始学着自己洗衣服了,幸好衣服上的脏东西好洗,手随便一撮就干净了。


叶修在一旁生火,顺便砍了棵小树给许博远搭了一个衣架子,方便许博远烤衣服,又烤了一条刚抓的鱼,做完了这些事,叶修就仰面躺了下去,看着满天星宿,叶修有些放松,转头,忽而看见在水边洗衣服的许博远,叶修心情莫名的很愉快,他大喊了一声:“别忘了把自己洗一洗!”


叶修正在闭目养神,突然他睁开了眼睛,神色凝重,叶修立马起身,手里稳稳地拿着千机伞,如果他没听错,这次来的应该有十多个人,武功不低,他自己一个人倒是不怕什么,只是他放心不下许博远。


许博远武功底子倒是不错,只是之前应该没有参加过实战,一对一可能有赢的胜算,但是这次来的人多,他不一定能顾得上许博远。


许博远还没有危机意识,正在尽心尽力地洗衣服,叶修一把抓过许博远扔在一旁的剑,瞬间飞身到许博远身旁,许博远被突然出现的叶修吓了一跳。


“你干嘛呀……”


叶修直接把剑扔给许博远,许博远慌里慌张的接过,结果洗的衣服没拿住直接掉水里了,许博远炸毛了。


“叶修你干什么!”


叶修伸手捂住许博远的嘴,另一只手里的千机伞正预备着出鞘,叶修低声道:“出来混江湖,剑不能离手。你听……”


许博远被叶修搞得莫名其妙,不知道叶修让他听什么,两个人就这么安静了下来,周围虫鸟的声音此起彼伏,许博远在这些声音里马上听见了急促的脚步声,许博远睁大了眼睛看着一脸凝重的叶修。


“唔唔唔!”许博远被叶修捂着嘴,说不出话,叶修还是从声调上分辨出了许博远的话,许博远说的是“有杀手!”


脚步声越来越近,叶修脸上的凝重渐渐的变了味,他听出来这脚步声是什么人了……叶修立即撤销一级防御状态,转成了一级逃跑状态。


叶修捂着许博远的手向下移,一把搂过许博远的腰,飞身逃跑,许博远吓得搂住叶修的脖子,看着自己离地面这么远,许博远一阵头晕,他觉得他自己可能有点儿恐高。


“叶修!我的衣服!”许博远突然想到了他那惨遭被水冲走的可怜衣服,那可是他辛辛苦苦自己洗的啊!


叶修威胁:“别叫唤,再叫你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这句话让许博远成功闭嘴。


许博远腹诽:仗武功欺人。


加上树木的遮挡,两个人离开没一会儿,在那溪边就已经看不见踪迹了。溪边出现了一队人,共十二个人,皆身穿盔甲,如果是地位高一点儿的官,一定能认出来,这是皇上的亲卫,个个都是大高手。


为首的是这个小队的队长伍晨,看着地上还没燃尽的火,伍晨轻叹:“又让他给跑了……”


……


一路颠簸,叶修脚下不带停的,许博远只感觉耳边的风呼呼的,周围的景色都看不真切就过去了。


“你能不能让我下来自己跑着……”许博远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说道。


“你跑着?比我飞还快吗?逃命就别管舒不舒服了,你的衣服我赔你。”对,飞着!叶修的脚就没着过地!全是踩着树冠飞的!还抱着许博远这么大一个人,许博远就纳闷了,这叶修力气这么大的吗?武功这么高的吗?


已经到了深秋,天气本来就凉,许博远这最暖和的外衣没了,加上叶修行的飞快,那风是刀割一样往许博远身上刮啊,许博远一个没忍住,狠狠的打了一个喷嚏。本来许博远没打算洗衣服,因为他没有带换的衣服,是叶修说生火取暖他才去把衣服洗了的!谁知道出现这么操蛋的事情!


叶修这时看准落脚点,踩着几个树杈就落了地,许博远脚着地,松开叶修,由于腿发麻,突然没了着力点,腿一软就要跪下去,幸亏叶修眼疾手快,一把又把许博远捞起来了。


“体质不行啊。”叶修评价道,随后看见许博远冻得发紫的嘴唇,感受到许博远在自己怀里瑟瑟发抖,叶修不自觉的把许博远往怀里送了送,然后又感觉这样做似乎不妥,又将许博远松开。许博远坚持不住,一屁股坐地上了。


“你干嘛……你干嘛突然松……松开我。”许博远冻得牙齿直打架。


叶修解开自己的衣带,脱下了外袍,然后蹲下披在许博远身上,叶修搓了搓手,双手有了些热度,叶修把双手放在许博远双耳上,给许博远暖着双耳和两颊。


叶修嘴上却不留情:“出远门连件备用衣物也不带,你出来闯江湖的还是出来送人头的?我看你还没来得及招惹仇家,没被仇家杀了,反而被自己折腾死了。”


许博远被叶修噎住了,他的确是不懂,第一次闯江湖嘛!他带着一把剑和一颗热心!他以为足够了啊……可谁知道,这江湖和他想的不太一样,他出来的几天一直跟着叶修赶路,路上连户人家都没有,更别提能让他出头的了。


许博远的两颊被叶修暖的有了些知觉,许博远颤抖着双手裹了裹自己身上叶修的衣服,看着叶修有些发黄的里衣,许博远生出了一种不好意思的情感。


“你不冷啊?”


“冷啊,怎么不冷啊。”叶修这么实诚地回答。


许博远又不知道怎么回复叶修了,眼神有些哀怨,埋怨叶修的回复不按套路出牌,自己小声嘟囔:“冷干嘛把衣服脱给我。”


和叶修相处的这么几天,许博远发现叶修人真的很好,虽然有时候嘴上不饶人,但是行动却处处关心着人,就比如现在,嘴里嘲着许博远不知好歹一个小少爷不好好在家里享福非要出来折腾,行动却是怕许博远冻着将衣服脱下来还腾出手给许博远暖脸。


叶修听力好,虽然许博远的这句嘟囔非常细微,叶修还是听到了,叶修笑道:“我皮糙肉厚,习惯了。哪像小少爷你,没受过这种苦。”


“暖和过来了吗?去一边给我找些好生火的木柴来,今晚就凑活一晚吧,明天一早出发,正午就能到中草城了。”叶修说着起身,他们所处的地方在一个山崖下,崖壁上有个山洞,山洞距离地面有些距离,在山洞里过夜,远比在地面过夜安全的多,地面多野兽,还有一堆人在追他。


tbc.

评论(7)
热度(40)

© BaekSumn-花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