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kSumn-花叶

纯情又生动。

【朱一龙水仙/景丑】天光

#cp:公子景×小丑

#ooc那肯定是有的

#喜欢能给个评论和小心心吗!


  “丑!收钱了!”外面一阵大吼,一个小丑应声从后台跑到了舞台,小丑的妆画的精致,看起来还有些滑稽,整张脸,只有那双眼睛干干净净,一尘不染,就像是在漆黑的夜里,突然出现的星星一样。


  小丑看着台下,人已经走光了,只剩下满地的垃圾,还有留在帽子里的那点儿钱,“嘭”灯也被关上了,那小丑眼前一黑,一切都归为沉寂。


  没有人知道小丑叫什么名字,也没人知道小丑的妆容下,那张真实的脸。所有人都喊他丑,丑攥紧了手里的钱,摸着黑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


  不卸妆,就这么直接躺在了床上。


  迷迷糊糊之间,丑好像听见了外面观众的欢呼声,只是那欢呼,从来都不是给他的。


  也曾经有人喜欢过他的表演,他还记得,那时候,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欢快的笑容,他是个小丑,逗人笑的小丑,可能逗人开心,丑就很满足了。


  渐渐的,人们对小丑的把戏已经失去了兴趣,小丑渐渐的被人遗忘。好像,他就是一个透明人,谁都看不见他,只有最后收钱的时候才能想起来,原来小丑,只有这个用途了吗?


  丑决定要上台。


  “小丑还要上台?怕不是疯了吧!”


  “现在哪有人喜欢看小丑的那些老掉牙的把戏!别耽误我们排练。”


  ……


  那些人对丑推推搡搡,嘴上说着讽刺的话语,不知道是谁,用力大了一点,丑不小心倒在了地上,人群中爆发出一阵大笑。


  “你啊,还是好好的收钱吧!” 


  丑面无表情,那如星一般眼眸中,有什么东西灭了。垂眸,掩住自己的情绪,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走了出去。


  外面的观众已经坐满了,等待着开场,有什么东西控制着丑的脚步,丑握了握拳,低着头的头突然抬了起来,眼神是满满的坚定。


  丑上台了,观众们都是一愣神,丑裂开嘴一笑,非常绅士行了一个礼。


  小丑的搞怪并没有获得观众的笑声,丑暗暗的对自己说,再努力一把,他们会喜欢的。


  “丑,你给我下来!”丑被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揪着领子拉下了台,到了台下,那男人狠狠的扇了丑一巴掌,恶狠狠道,“你要是再添乱,就给我滚!干好你的本职!”


  丑脸上的妆花了,他的嘴角有丝血迹,只是被妆掩住了,丑闷笑一声,红着眼眶瞪着那个男人。


  什么是他的本职?收钱吗?


  丑挣脱开男人的桎梏,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回到了自己的小房间,丑关上门,坐在镜子前开始补妆。


  镜子里的丑发型有些凌乱,半张脸的妆都花了,还有点儿肿。


  补完妆,丑突然对着镜子笑了一下。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被妆掩盖住的原本的脸部轮廓,丑的眼睛很好看,清明透亮。


  愿你眼眸明亮如初。


  丑好像听见一声叹息,回头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


  一切都还是老样子,什么都没有改变。


  哦不,有一个地方变了。他从一个透明人变成了一个人人嘲讽的对象。


  晚上,丑悄悄的打开了灯,站在舞台上,一遍又一遍的表演,台下没有观众,但他心里有,那些被他逗笑的观众,那一张张笑容,通通被他记在了心里。


  最后,他摘下帽子,向台下鞠了一躬。


  “好!”丑还没起身,就听见台下有人如是喊道。


  丑浑身一震,有人在看吗?他向前望去,那台下,站着一个白衣男子,男子古装打扮 ,白衣飘飘,仙气十足,长的是极美。


  公子景笑着望着丑,手里鼓着掌。


  公子景见丑的目光停留在他身上,一阵激动,丑可以看见他了吗?丑转身回了小房间,公子景后脚跟上。


  丑关上门,转身却撞进了公子景的怀里。


  公子景非常高兴,他在这世间漂泊了千年,终于有人可以看见他了。


  他看着丑出生,看着他长大,看着他从巅峰到谷底。前世的事,公子景什么都不记得,他只知道,他在找一个人。


  一个,放在心上的人。


  丑吓得一把推开公子景,向后退了一步,一脸震惊的看着公子景。


  公子景往前走了几步,有些慌张的摆摆手:“你……你别怕,我我……我不是坏人。”


  丑看公子景一脸无害的模样,确定了他构不成威胁后,扔下公子景在原地,自己趴在床上睡觉了。


  公子景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委屈道:“好不容易有人能看见我,你不能陪我一下吗?”


  “你的表演我都有看哦,我很喜欢,只不过之前,你从来没听过我的笑声。”公子景望着丑的眼神,温柔四溢。


  丑不知道,他的表演,让公子景几千年的生命里,有了色彩。


  公子景忍不住伸手,摸了摸丑的头发,柔声道:“睡吧。”


  丑是被那声熟悉的大吼叫醒的,醒来还有些恍惚,昨天的那个奇怪的人已经不见了,丑怀疑他只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丑!你死哪儿去了!”


  丑听见怒吼才反应过来,要去收钱了。


  在这人世间走一遭,丑没得到过什么,每一次给了他希望,到最后现实却狠狠的给了他一巴掌。


  小时候,他曾以为父母就是他的天,后来,父母出事了。


  长大后,他做着一个不切实际的梦,后来,梦也破裂了。


  现在,他浑浑噩噩的活着日子,得过且过,没有目标,没有希望。他的生活里,没有光。


  丑拿着一只酒杯走在街上,浓妆遮住了他已经变红了的脸,没有人能看出来他喝醉了。丑见人就笑,那扬起的嘴角和弯弯的眼角,掩住了那淡淡的悲切。


  丑不会喝酒,酒量浅。


  想学人一醉方休,却只能清醒如初。什么借酒消愁,都是骗人的。


  丑突然撞到了一个小混混,丑稳住手里的酒杯,冲那混混一笑,准备鞠个躬道歉。


  那小混混一把抓住丑的领子,嘴里骂着什么,丑没听清,下一秒,丑眼前天旋地转,被推到了地上,酒杯摔在地上,碎了一地的玻璃片,丑脑子晕乎乎的想要站起来,一只手不小心按在了玻璃渣上,可能是丑喝醉了,一时竟没什么感觉。丑浑身无力,怎么也起不来,那只按在玻璃渣上的手出了血,丑却没知觉。


  那小混混看丑这副模样,在一旁嘲笑,丑什么也听不见,脑子里嗡嗡的像是有一群蜜蜂。


  一支笛子打在那小混混的身上,小混混向后踉跄了几步,小混混和丑之间,凭空出现了一个人,那人穿着白色长袍,长发如瀑,美而不媚,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古代美男,恍若天人。


  公子景面色苍白,冷冷道:“我不许你笑他。”


  那小混混见公子景一副不好惹的模样,没有逞能转身就跑。


  公子景收起长笛,转身望着丑,丑躺在地上,好像睡了过去。公子景叹了一口气,他发现了,自从遇见了丑,他这二十多年叹的气,比他之前几千年叹的气还多。


  看着丑手上的殷红,公子景皱了皱眉,将丑背在身上,丑脸上的妆蹭了公子景一肩膀,脑袋软软的窝在公子景的颈窝,呼出的热气打在公子景的脖子上,引的公子景浑身一颤。


  可真是要了他的老命了。


  公子景突然眼前一黑,差点儿倒下,强撑着站住,许久,眼前才看得清。


  公子景被黑白无常带回了地府一趟,现在有些虚弱。他闻了彼岸花香,想起了前世的记忆。奈何桥,他没过,拼了命的要回来。


  他曾放在心尖尖上的人啊,怎么能忍心看着他痛苦的过完这一生?


  将丑送回那个小房间,公子景一挥袖子,床边就出现了包扎需要的物品,公子景小心翼翼的把玻璃渣从丑手心上拨下来,消毒包扎一气呵成。


  丑半张脸上的妆已经花了,公子景知道他醒来是要去收钱的,这副样子,等丑醒来,已经来不及补了,于是公子景依着葫芦画瓢,看着另一半脸把妆给他补了。


  他要怎么做,才能让丑活的开心点?


  公子景看着丑的脸庞,他很久没看见妆下的丑了,名为丑,他却知道,那妆下的是一张俊朗的脸庞,让他魂牵梦绕了千年的脸庞。


  他还记得,上一世,丑心气傲,就算是个戏子,得罪了楼兰的一个跋扈子弟,若不是当时身为神子月的他,丑怕是要被活生生的打死了,最让公子景震撼的是,面对拿着棍棒的一群家丁,丑的眼神凌冽的可怕,明明已经是穷途末路,但他就是给人一种错觉,即使你比他要强,却依旧不敢怠慢,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反杀。


  丑被还是神子月的公子景带回高塔,丑的伤养好后,便整日唱戏给公子景听,那孤寂的日子,这才有了色彩。


  公子景的画上全是丑。


  他的画,可以变成实物。可在丑走了的日子里,那画中笑靥如花的丑,怎么也走不出画。


  那无尽的思念在公子景心中渐渐沉积,痛苦的无以复加,于是,公子景听信了鬼怪的蛊惑,打开了冥界之门,公子景和楼兰所有的人都被黑洞吞噬,所有的人都死在了那一天。


  奈何桥,孟婆汤,轮回,转世。


  公子景转世,执念却化作实体,千年来忍受着无边无际的孤寂游荡在人间,寻找着那个他心心相念之人。


  “丑!收钱了!”


  丑的脑袋昏昏沉沉的,强撑着起来去收钱。公子景一把又把丑按回床,说道:“我去帮你收钱。”


  丑一把拉住公子景的衣袖,想要起身来。


  公子景一阵心疼,开口:“外面没有观众,我去,不碍事的。”


  丑眼神暗淡,垂眸,放开了公子景。


  公子景出去,丑突然看见梳妆台上放着一件不属于他的东西,揉了揉有些酸的太阳穴丑下了床。


  那梳妆台上卷着一张纸,丑打开,看清全貌丑突然愣住。


  那是一副画,画中的人是他。画中的丑笑得灿烂,台下坐着满满的观众,观众被逗的前仰后合。落款:景。


  丑的心跳漏了一拍。


  “你有没有想过,换一种生活。”公子景的声音突然从丑身后响起,丑一个没拿稳,画眼见就要掉在地上,却停在了半空,公子景抬手,那画就收入了公子景的袖中。


  丑转身坐在梳妆台上,只看着公子景笑,不说话。


  公子景一步步靠近丑,双手撑墙,把丑圈入怀中,丑抬头看着公子景,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就好像认识了很多年一样。丑突然就渴望一个拥抱。


  丑眨了眨眼,公子景继续说:“外面的世界很大,你有的选。”


  出去了,他还能干什么?丑自嘲的笑了笑,公子景突然扛起丑就往外走,丑最初没反应过来,眼见马上就要出了门,丑挣扎起来,险些被灯撞到头。


  “别乱动,我不会害你。”


  公子景这句话,成功让丑乖乖的不动了。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愿意相信他,这莫名其妙的信任。


  到了街上,公子景意识到这种扛人的形象有些不妥,于是将丑放了下来,怕丑跑掉,公子景拉住丑,十指相扣,还笑眯眯的把两只十指相扣的手抬起来在丑眼前晃了晃,说:“你跑不掉的。”


  丑撇撇嘴,他没想要跑。


  街两旁有许多小摊,一个古装美男,一个小丑,打扮的异于常人,吸引了不少目光。


  公子景拉着丑走到一个卖糖葫芦的摊前,向小贩要了一支糖葫芦,公子景拿着糖葫芦送到丑的嘴边,笑得温柔。


  丑眨巴眨巴眼睛,轻轻舔了一口。是甜的。


  公子景怂恿:“咬一口。”


  丑咬了一口,立马感觉到酸,没有做心理准备,丑酸的皱了皱眉头,过了那个劲儿,又能感觉到外面一层糖的甜味,酸酸甜甜的。


  公子景吃掉了剩下的半个,拿着剩下的一串糖葫芦又拉着丑去了另一个摊子。


  丑被公子景拉着逛遍了整条街,他在这里住了很久,但却从未如此一般好好的看看这条街。公子景笑靥如花,丑看着他那漂亮的笑颜挪不开眼。


  “先生,买束花吧。”一声脆生生的询问把丑的思绪拉了回来,丑刚才一直在想,怎么会有人生的这么好看?


  那是一个小女孩,小女孩手里拿着几束玫瑰花,那玫瑰花开的正好,是刚摘下来的。


  公子景牵着丑的手突然松开,蹲下身子直视着小女孩,笑得一脸温柔,丑看着空落落的手,有些恍惚,丑抿了抿嘴,嘴角弯起一个弧度,只是那微笑被浓妆掩住,看不真切。


  公子景?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公子景伸手揉了揉那女孩毛茸茸的小脑袋,说道:“我全要了。”


  看着小女孩离开,公子景才站起身,把那些玫瑰花递到丑面前,公子景笑容灿烂,面容隐在玫瑰花后。


  “送你的,我喜欢你的表演。”亦喜欢你。


  丑犹豫了一瞬,然后将玫瑰花接了过来。


  丑给了公子景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知道吗,你笑起来很好看。”


  丑愣住,好看?他顶多算是滑稽吧。


  周围的空气突然冷了下来,丑打了一个寒颤,人和摊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不见了,雾起,丑像是感应到什么一般,紧紧拉住公子景的手不放。


  “我希望你能活的快乐,我们可以不做小丑,不去取悦别人,我相信你会变得更强大。”公子景抬手抚上丑的脸庞,那神情宠溺,“我们丑啊,是最值得拥有幸福的。”一滴泪从公子景的眼中滑落。


  那雾的尽头,出现了两个人影,一黑一白。


  “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吗?上一次抱你,还是一千年前。”那时候,你死在了我的怀里,这一次,能不能,让我在你怀里离去?


  丑抬了抬手,被公子景一把拉进了怀里。


  “我爱你。”


  丑瞳孔猛地收缩,僵在半空的双手,缓缓地搂住公子景的背。


  丑突然开口:“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丑的泪突然就这么从眼眶中落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那泪止不住,丑心里堵堵的,好像有什么东西他忘记了,心里缺了一块,难受。


  公子景紧紧抱了丑一下,丑突然头痛欲裂,有什么东西在他脑海里消失,他被公子景抱得紧紧的,无力反抗。


  公子景口中腥甜,眼前一黑,向后倒去,两个人同时倒在地上,丑已经失去了意识,公子景强撑着身体,转头望着丑在的方向,雾越来越浓,公子景已经看不清丑的模样,他低声念了什么咒语,丑突然消失在原地。


  公子景终于撑不住,猛地吐出一口鲜血。


  公子景仰面朝天,低声笑了,嘴角的殷红越发的鲜艳。


  愿我爱的人呐,岁岁无忧,幸福安康。


  他只是一缕执念,对丑的执念,千年来徘徊在人间,什么记忆都没有,潜意识里却隐隐约约知道,他在找一个人。于是,他在人间找寻了千年,谁都看不见他。


  忍受着千年孤寂,只为再见他一面。


  公子景不贪心,可他现在后悔了。


  他不想离开,他不想消失,他还想再见他一面,想亲耳听听他说话,想看看他的笑容,想把他抱在怀里,永远都不松开。


  公子景的身体慢慢变得透明,直到消失。


  丑头痛欲裂,他做了一个梦。可他怎么也看不清梦中人的脸。


  “我希望你能活的快乐,我们可以不做小丑,不去取悦别人,我相信你会变得更强大。”


  “我们丑啊,是最值得拥有幸福的。”


  那人的话仿佛就在耳边。


  丑猛地睁开眼睛,他诧异的看着周围的场景……这……这是在他的房间?


  是……是梦吗?可为什么这么真实?


  丑记得所有,可那人的脸,怎么都看不清。


  梳妆台上,放着一幅画和一支画笔。


  那画是妆下的丑,那是一张俊美的脸庞,画中的丑手里拿着糖葫芦,回头对着什么人笑得灿烂。


  一滴泪猝不及防的落在画上,丑往后一个踉跄,半跪在地上,头疼得厉害。


  为什么……为什么连你的模样都不想让我记得?公子景,你可真狠心。


  无数的画面在丑眼前闪过,前世,今生;戏子,小丑。


  “这个人,我带走了。”那天,公子景把他带进了高塔。


  ……


  “不然你在这里陪我一辈子吧?”那天,公子景别扭的向他告白。


  ……


  “别睡,不要睡,你答应我要陪我一辈子的。”那天,公子景失神地抱着身受重伤的自己。


  ……


  “外面的世界很大,你有的选。”


  ……


  “你跑不掉的。”


  ……


  “我希望你能活的快乐,我们可以不做小丑,不去取悦别人,我相信你会变得更强大。我们丑啊,是最值得拥有幸福的。”


  ……


  “我爱你。”


  ……


  丑坐在梳妆台前,一点一点的擦去了脸上的小丑妆。


  丑离开了,带着自己所有的积蓄,他买下了一间小屋子,里面种满了玫瑰花,墙上满满的画,全是同一个人,那画中人,美而不媚,笑靥如花。


  常常会有人来找丑买花,丑算是开了一个小花店,因为丑帅气的外表,生意竟还不错。


  “丑先生,你可否帮我画一张肖像?”一个女子走进了花店,和其他人一样,被墙上的画所吸引。


  所有的人都知道丑在等一个人,在找一个人。


  那女子笑道:“先生今日可等到要等的人了?”


  丑笑了笑,摇了摇头。


  丑本不会画画,这几年也练出来了。


  只是,就算画的再似真人,公子景也不会从画中走出来。


  这边陲小镇,某一天也发生了一件大事,有剧组来取景拍戏,据说是很火的一个演员,镇上的姑娘们都去看热闹了,可惜下午竟下起了雨,丑安安静静的坐在房间里画画。


  突然有一个人冲进了小屋,那人没带伞,是来避雨的,丑没有在意,这种事情发生也不是一次两次了,花店在街口,平时下雨,没带伞的人常来躲雨,还会买几束花带回家。


  “好!”那人突然喊了一声,手里鼓着掌,“画技很棒啊!”


  丑一个手抖,画歪了。


  那人的掌声戛然而止,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起啊,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了?”


  熟悉的声音,丑低眸,睫毛颤了颤。


  丑不紧不慢的把画笔放下,转身。


  那人看见丑的正脸,愣住了。


  他问道:“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END——

评论(2)
热度(34)

© BaekSumn-花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