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ekSumn-花叶

有幸遇见你,最了不起的你。
不是攻控也不是受控,看人设而定。
我永远爱温柔美人受。

【朱一龙】朱家四兄弟的日常③

#高亮!!人设和朱一龙本人性格无关!请勿上升真人!
#兄弟情!水仙没码呢!

  朱小粉回到家,其他三个兄弟已经吃完饭了,照常给小粉留了一份饭菜,朱盐盐琢磨着自家三哥什么时候放学,已经提前把饭菜热好了。

  今天朱小粉回家是挂了彩的,三个兄弟光顾着关心自家兄弟了,就算朱小粉说了一句“对方三个人,比我更惨”,三个兄弟也没有同情那三个人的意思。

  朱小动倒是有些激动,拍了拍朱小粉的肩膀,得瑟道:“怎么样,哥教你的那几招厉害吧!”

  朱盐盐安安静静的给朱小粉上药,朱总裁黑着脸瞥了朱小动一眼,冷嘲热讽:“人家小粉学是自保,你学是欺人。”

  朱小动在朱总裁看不见的地方翻了个白眼,他哥说他一句,他必须顶回去一句,反正他哥不打他,就算打也打不过他,就仗着自己会功夫,朱小动经常和朱总裁对着干。

  “对啊,大哥你多牛逼,出门是有保镖护着的,哪像我们这些穷鬼,只能靠自己。”

  “我记得我说过我的钱你们随便花,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不然以后你的零花钱我就不给你了,让你体验体验什么是真正的穷鬼。”朱总裁说完,不等朱小动反抗,拿起旁边早就准备好的睡衣就进了浴室。

  过了许久,朱小动:“靠。”

  朱盐盐和朱小粉,两个人齐刷刷的盯着朱小动,为二哥默哀……

  朱小动回头瞪了一眼三弟四弟,咬牙切齿:“不就是没零花钱吗,我自己出去工作也能养活自己!”

  盐盐给自家三哥上好药,又乖乖的把医药箱放回原位。
  

  大哥洗完澡就去了书房工作,其他三个人默契地对视了一眼,然后默默的围成了一圈。

  朱小动:“老规矩,石头剪刀布,谁赢了谁先去洗澡。”

  朱小粉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三哥总是赢,三哥是不是看着我们的神色就知道我们要出什么呀?”朱盐盐说道,他家三哥是石头剪刀布高手,几乎每次都是朱小粉赢,盐盐严重的怀疑,他三哥会读心术!

  “对对对,我们玩个新花样,都闭上眼睛再猜拳!”朱小动提议。

  朱小粉眨巴眨巴无辜的大眼睛,同意了这个玩法。

  朱小粉表面毫无波澜,内心已经有了计策,就朱小动朱盐盐两个直来直去没有心机的孩子,怎么能玩的过切开全黑的老三朱小粉……干脆改名朱小黑得了……

  三个兄弟闭上了眼睛,祖传的长睫毛铺在眼下。
  

  “石头剪刀布!”
  

  朱小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睁开了眼睛,把石头改成了布。

  三个人都睁开眼睛,局面是这样的:

  朱小动:石头。
  朱盐盐:石头。
  朱小粉改完后:布。
  

  第一局,朱小粉完胜,另外两个人看着朱小粉笑眯眯的样子,总感觉这件事不简单……

  朱小动活动活动了筋骨,对着朱盐盐挑了挑眉,说道:“四弟你可要小心了,我要出布。”

  “那我也出布!”

  第二局,朱小动看着结局心痛的无以复加。
  朱小动:石头。
  朱盐盐:布。

  朱盐盐一言难尽:“我说了我出布……”

  朱小动泪流满面:“可是我不信你。”
  

  四个兄弟都收拾完,时间已经很晚了,朱盐盐悄悄的进了书房,怕打扰到大哥工作。

  书房里光线昏暗,只有桌子上的灯亮着,朱总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睡着了,面前的电脑上还有未完成的工作,看来的确是太累了。

  朱总裁只穿了一件睡衣,趴在桌子上,头发有些凌乱的遮住半边脸。

  朱盐盐见此状况,又悄悄的退了出去,不一会儿就拿着一条毛毯轻手轻脚的进了书房,给大哥盖上毛毯,又将灯给关上,然后又轻手轻脚的走出了书房。

  朱小粉坐在沙发上看着书,看着朱盐盐回来,抬起了头,说道:“桌子上有牛奶,你二哥给你热的,喝了去睡觉。”

  “二哥呢?”

  “啧,去睡了,说明天早起去应聘。”

  “三哥你也早点儿睡啊。”朱盐盐关心的说道。

  “看完这点儿就睡了,晚安。”

  “晚安。”

tbc.

评论
热度(5)

© BaekSumn-花叶 | Powered by LOFTER